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新闻中心>争议话题

农民工断指,痛了谁?

编辑:橙诺云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农民工“断指”的背后,是工伤频发、工伤保险缺乏、有效救治滞后的权利困境

  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现象——当“农民工”三个字成为新闻热点时,常常伴随着“几连跳”、“开胸验肺”等惊心动魄的事件。热点触动社会的痛点,暴露存在已久的难点。

  这一回的“痛点”,源自在江西南昌打工、被钢筋打断左手拇指的熊春根——因为工厂老板推脱不管,自己也无力负担就医费用,他不得不捧着断指黯然离开医院。

  十指连心,熊春根痛何如之!而在一个旨在让劳动者“生活得更有尊严”的社会,这显然不是一个人的痛。当地社会管理部门更应反思,这份痛楚是否只能由农民工个人来承受?

  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在漂泊中画下的类似问号,已经悬挂多年。解开问号的努力从未停止过,从最初的盲流身份、打黑工,到初享社会保障的滋味;从欠薪成常态,到普遍受到最低工资标准保护;从被劝说返乡,到劝其留城过年;从没有身份证就可能被拘留、被遣送,到参加全国两会共商国是……

  然而,在农民工权利不断彰显的同时,一些痛点也日益凸显。农民工“断指”的背后,是工伤频发、工伤保险缺乏、有效救治滞后的权利困境。

  因为“农民”身份无法逾越,不少农民工未能享受平等待遇。始终难以化解的核心问题,是缺乏社会保障。城市一直存在着两个劳动力市场:一个是正式的,享有户籍、社保等各项保障的劳动力市场;另一个是非正式的,合法权益时常被侵犯的劳动力市场。设备老化、很少培训、休息不足、心理负担重,这些容易引发工伤的因素,都由农民工默默承受。而在巨大的劳动风险之下,许多农民工没有必要的保障。在一些小规模、作坊式小企业,农民工与私人老板之间连劳动合同都没签,更遑论缴纳社会保险。据统计,去年年末,江西省农民工在省内就业的220.86万人中,仅有106万人参加工伤保险。光是在珠三角,农民工一年的断指事故就达3万多起,多半不了了之。

  每当农民工遭遇不幸,媒体总会善意提醒农民工兄弟要有法律意识,学会保障合法权益。倘若一个群体中的个别人受到伤害,这样的提醒固然必要,但是,如果一个群体总是集体性受伤,责任主体就不再是受害者个人,甚至也不独是吝拔一毛的企业主。

  如果管理部门以发展经济那样的急切,去关注劳动者的生存与工作环境;以招商引资那样的热情,去完善农民工的社会保障体系;依法处罚伤害农民工权益的无良企业和老板,并将之提升到维护和谐稳定的高度……熊春根们要么幸免于断指之痛,要么断指还有接续的可能。

  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曾让我们认识了工业时代流水线对人的异化。如今在一些地方,如何走出漠视工人生命健康的“摩登”怪圈,不是银幕上的故事,而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央一直强调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正是最大的“以人为本”,农民工的现实待遇和权利保障如何,应该成为治理者议事日程的重要内容。(李泓冰)

上一篇:多些窗口意识就会少些破窗效应 [2012-04-24]

下一篇:有多少虚构成为历史 [2012-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