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清明,一曲哀伤的歌(宝鸡 高烽)

编辑:宝鸡 来源:宝鸡杂文散文荟萃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清明,一曲传颂了千年的凄凉哀伤的歌,“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今又清明,在这充满悲伤与思念的古老节气里,老天似乎也被人间的真情所动,竟在数月不雨的干涸之后,昨夜,悄悄地鞠一捧清泪,暗暗洒向人间。于是,那经历了一冬的沧桑与悲凉、孤独与沉默的北方大地,那朦胧灰暗、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北方的绿,一夜之间竟明媚鲜艳起来:那如烟似雾的柳色,也在一夜之间似乎清朗了许多。

       窗外,仍在飘着蒙蒙细雨,如烟,如梦,如丝,如缕。不想撑起那把喜爱的淡紫色的小伞,就这样走出家门。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就是想在这缠缠绵绵、柔柔的带着一丝凉意的春雨中走走。不知不觉信步走到渭河堤岸。眼前,宽阔的河面上雨雾蒙蒙,透过这朦胧,南岸,一栋栋高层建筑似有若无、海市蜃楼般漂浮在烟雨中;而背景,则是如黛的远山——高耸的秦岭,恰似一幅江南烟雨图,那么静,那么迷人……于是,骤然想起故乡的那条河,那条比眼前的这条河更具江南特色的、柔柔的静静地流淌的沙河……

       故乡,远在千里之外,离那条叫做江的最长的河的下游,不过百多公里。我生在那里,长在那里,可谓是生我的母亲;生我的母亲却任我漂泊,漂泊在这个让我如此之痛的城市里……昨天,故乡的亲人说:“回来吧!”,而回去的路如今对我竟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曾经的木桥早已变成钢筋水泥;曾经的小树早已绿荫如盖;曾经的小丫是“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还回得去么?

       又值清明,故乡的杨柳是否早已青青?那苍翠的竹林,漫山的桃花杏花,又耀亮了谁的眼睛?故乡的亲人、我最思念的母亲啊,哪里能找到你的孤魂?在这个属于你的节日里,儿内心凄然,竟梦见自己牵着所爱之人的手,回到您的身边……看我泪流成河,您疼爱地说:“孩子,别哭,你看,妈在这儿,他也在这儿……”啊,母亲!只有您最疼最爱最懂您的小公主的心啊!可惜您在儿这极小的年龄时就离开了她,而那群该死的建筑又毁了您的“家”,至今,儿连您的魂魄都无处寻觅,儿,真是不孝啊!

       一个人走在烟雨蒙蒙、恰似故乡烟雨的河堤上,看柳丝在微风细雨中飘拂不定,那是孩儿动荡不安的心;听河水呜咽叮咚,那是清明忧伤的音符在风中传送。此时此刻,母亲,孩儿的一腔愁绪,满腹惆怅与谁诉说?此情此景,岂能不断魂?清明,一曲忧伤的歌,从古唱到今,人们在曲子里尽诉哀思之情,也在哀伤里团聚,分享亲情,可我,与谁团聚呢?“团聚”,似乎早已不属于我这个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的人啊!

       故乡啊故乡,至此清明,我忧伤地想你念你又恨你,当我无法奔向你,一如一个刻骨铭心的久远的梦,清醒又迷茫;梦中,母亲的孤坟,亲友的泪光,柔柔的沙河水,扎小辫的姑娘,向我走来,又不知去向何方……

上一篇:挖荠菜(宝鸡 崔妍) [2012-06-18]

下一篇:游蜂泉山赏白皮松(宝鸡任勇夫) [2012-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