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

女子投资金矿250万打水漂 索要无果将朋友碎尸

编辑:艺龄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48岁嫌疑女子是华县一家物流公司部门负责人,有着不错的生活

  她说:“动手时脑袋一片空白,就是麻木地、疯狂地砍下去”

  到底是多大的仇恨让她痛下杀手,疯狂到砍了多少刀她也记不清了,直到看到一地的尸块,她才开始害怕……

  昨日上午8时42分,西安北客站,从上海开来的D307列车靠站,在所有乘客下车后,穿着睡衣、戴着手铐的郭某被两名民警押下车。面对记者镜头,郭某没有任何躲闪和不安,表情平静。

  时间回到几天前。在西安市长安区一家宾馆内,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杀人碎尸案,死者是一名男性,48岁的郭某就是犯罪嫌疑人。

  房间满是血迹和人体器官

  8月2日13时13分,公安长安分局韦曲派出所接到辖区河路上的一家宾馆报案:宾馆8211房间在疏通下水道时打捞上来一些疑似人体器官。

  警方了解到,8211房间近期未有人居住,而该酒店下水管道是沿着楼层平铺的,稍有杂物就会堵塞相邻的几间客房。民警分析认为,隔壁的8212房间也有很大疑点。果然,在8212房间内发现大量血迹和散落的器官,马桶里也有未冲走的部分器官。经法医确认,这些散落的器官都是人体组织,死者为男性。

  案情重大,公安长安分局局长费林、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赵新茂随即赶赴现场指挥案件侦破工作。宾馆的监控显示,一名女子8月1日早晨8时许登记了8212房间,上午11时37分,该女子陪同一名男子走进该房间,两人手里提有食品和酒。女子于次日清晨离开,男子则一直未走出房间。

  宾馆登记信息显示,登记房间的女子就是郭某,48岁,华县人,专案组立即对她展开调查。

  死者头颅被扔在另一宾馆

  与此同时,从勘察现场的刑警处传来消息,经过尸体重组,未发现死者的头颅,很可能被嫌疑人带走了。

  8月2日下午5时许,专案组民警又有了新发现:当天清晨6时45分,郭某在案发宾馆附近另一家旅馆也登记了一间房,考虑到嫌疑人极有可能还在房间,民警立即前往展开抓捕。但民警赶到后,该房间内一直没有人答应,服务员将房门打开后,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房间内并没有人,在洗手间的门背后发现了死者头颅和部分人体组织。

  这家旅馆的监控显示:当日清晨郭某登记了该房间,滞留不长时间就离开了,而且,进入房间时手里提着一包裹,离开时两手空空。

  押解路上 她曾想自残了断

  8月2日下午6时许,民警找到郭某的家属,了解到她近期的活动轨迹和社会关系,确认死者与郭某是老乡,两人认识多年。当晚,民警得知郭某已经离开西安,逃至上海。8月3日,专案组5名成员奔赴上海,在上海警方的配合下,于4日零时左右在浦东新区一家属楼内将郭某抓获。

  经突审,郭某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因为死者生前欠自己250万元钱,多次催要无果,案发时对方又想借酒耍无赖继续拖欠,气头上的她才拿出随身携带的自家菜刀痛下杀手。

  杀人后,郭某带着死者还的30万元打车去了机场,买了最早一班飞往上海的机票,到上海后又打了一辆车,利用的哥的关系,租到一家不用身份证登记的私人住宅。

  昨日中午指认现场时,案发宾馆的房间还是一阵恶臭。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虽然郭某供述了一切,但在回西安的动车上,她曾想咬断自己的手腕动脉自残。

  据了解,郭某是华县一家物流公司的部门负责人。

  对话嫌疑人

  “感觉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昨日,郭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很有倾诉欲,说到激动处,还展示自己被砍伤的胳膊。她除了说跟案情有关的一切,还说自己是一个很讲究生活品质的人,用的保养化妆品都是最高档的。

  250万用来“开金矿”

  记者:你怎么会借给对方这么多钱?

  郭某:对方说是要在户县挖金矿,找我投资,我从2007年到2012年,先后十余次给他钱,他每次都以“矿又打斜了”、“有人来收保护费”、“机器又出了些问题”为由向我要钱,中间我也曾经犹豫过不再给,但想着要捞回之前的投资就一直给,每次都是一二十万,一共投了250万元,其实就没有开矿这回事。

  记者:你投资的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郭某:我在物流公司劳资部门工作,也是单位的股东,每月工资有一万多,我家的钱都是我管,投资的那些钱是我们一家三口辛辛苦苦攒的钱,其中还有朋友的二十万。

  记者: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郭某:我们算是朋友关系,他比我年龄还大几岁,是我们单位附近的村民,2002年到2003年,他在我们单位买了一辆红岩车跑物流运输,跟我在工作上有交集,一来二往就认识了。

  “我气得很,只想解恨”

  记者:当时怎么动了杀人的念头?有争吵吗?

  郭某:没有任何争吵,他一直拖着不还我钱,当天他就想把自己灌醉,继续耍无赖拖下去。其实我们7月份已经见过一次,当时他拿来30万给我,我没要,让他至少还50万。8月1日,我约他再次见面说还钱的事,还买了酒菜想跟他好好说,没想到他还是只拿了那30万,然后就一直灌自己酒,说“多了没有,只有这30万”,还不停扇自己脸,还拉过我的手扇他自己。其实他当时要给我50万我也啥都不说了,我也是个要脸要面的人,被骗了这么多钱我也不好意思给别人说。那是我们家所有的积蓄呀,我儿子到了结婚年龄买不了房也成不了家,钱要不回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后来他把自己喝醉了,我气得很,只想解恨,就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菜刀把他砍了……感觉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记者:害怕吗?

  郭某:动手的时候没有害怕的感觉,脑袋一片空白,就是麻木地、疯狂地砍下去,没有任何知觉,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胳膊也砍伤了,后来看到地上一块一块的(碎块),就非常害怕。

  “对不起我的家人,也伤害了他家人”

  记者:杀人后是怎么想的?

  郭某:很害怕,想过自首,但想着可能要判个无期徒刑,就想着“不行不行,不能在监狱待一辈子”,就想着赶快跑吧,哪个最快坐哪个跑,就去机场买了当天中午最早出发去上海的机票。临走时给我儿子打了个电话,说我要去上海办点事。

  记者:现在是什么感觉?

  郭某:就像是一场噩梦,很后悔,这不应该是我做的事,现在想想我好像没有杀人,就是一场梦。我对不起我的家人,也对他的家人造成了伤害,没有经历这一切的时候觉得钱很重要,现在觉得人活着比钱之类的更重要。(记者肖琳)

上一篇:引导消费者适度点餐 饭店浪费严重将被停… [2013-08-06]

下一篇:陕西贩婴医生被指诱骗家属卖双胞胎 [2013-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