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青木川与魏辅堂(宝鸡市水利局 吕恭)

编辑:艺龄 来源:吕 恭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一个死刑犯被押解着走向即将终结他生命的刑场,解放初的死囚没有现在这么幸运,不能乘着汽车来到刑场,而要一步一步的走着去赴死。死囚要走的路程并不很长,行刑的地点就是他亲手建立的辅仁中学,途中要穿过青木川这个古镇的老街,街不长,总共也就一里多路。死囚被五花大绑,头被押解的士兵压着抬不起来,古镇老街的两边都是看热闹的人们,这条道死囚不知走过多少次,这是他的故乡和他发迹的地方。由于他的头被往下压着,他看不到街边那些看热闹人们的脸,只能看到人们的脚和腿那么高的部位。突然,死囚看到了一双绣花鞋和一双苗条的双腿,这双鞋他太熟悉不过了,他本能地“怔”了一下,拼命抬起头朝那双绣花鞋的上半部看了一眼,他清楚地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她,那是她的一位太太,背上背着她们的小儿子。他看到了一张姣美的脸和一双哀怨的眼睛。当然,那双眼睛也看到了他,她们不能说话,只能以目传递。可很快,他的头就被押解的士兵重重地给压下去了,就那么几秒钟,就那么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们能以目传情地诉说些什么呢?我想,他一定在说:别怨我,现在解放了,我本想和你平和地生活在一起,共同把我们的儿子养大,可到了现在这个份上,我也没想到呀,你好自为之吧,为我守寡也好,重新再嫁也好,只要能养大儿子就行……而她一定在说:老爷,你不是已经向政府缴械投降了吗?不是说“缴枪不杀”嘛?这是怎么了?你放心,就是再难我也会活下去,我一定要养大我们的儿子……(这个太太的名字叫瞿瑶璋,尽管可以想象她以后的生活有多么艰难,但她做到了,她养大了儿子,并且一直和儿子生活在一起,于2005年无疾而终)

  这个死囚犯的名字叫魏辅堂,被枪毙的地方就是青木川,时间是1952年的春天。这个颇有传奇色彩的魏辅堂和美丽的小镇青木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没有魏辅堂就没有今天的青木川。如果说,我到青木川去的初衷仅仅是旅游,仅仅是游山玩水欣赏古镇风情的话,就是在乘车去青木川的途中,同行的伙伴给我找来了叶广芩的小说《青木川》,我翻看了类似于后记的两篇文章,对传奇人物魏辅堂有了些许了解和兴趣,又反过来很认真地看了小说的开头,就是枪毙魏辅堂的那一段后,我原本轻松愉快的心情却多了一丝沉重,这的确是一个不该被杀的人啊!(注:1952年,宁强县人民法院以反革命恶霸杀人罪判处魏辅堂死刑。1986年宁强县对魏辅堂一案复查。认为他解放前虽有历史罪恶,但解放后 未犯新罪,且向人民政府缴械投降,属投诚人员,对魏辅堂按投诚人员看待,不追究刑事责任)特别是魏辅堂和他太太那个万分无奈又凄美哀婉的四目对视,如果拍摄成电影或电视剧,那一定能够成为震撼人们心灵的“定格”画面。所以,我感谢朋友在赴青木川的旅途中及时地给我提供了《青木川》这本书,它让我这次的青木川之旅有了更多的追寻,用时髦的话说有了附加值,尽管在原本非常轻松愉快的旅途中多了一丝沉重,但我甘愿这样,我会用心而不仅仅是用眼睛来品味青木川了……

  青木川位于汉中市宁强县的最西端,是一个典型的陕南、川北风格的古镇。到起青木川不能不提到魏辅堂这个传奇人物  , 魏辅堂生于1902年,在1926年当上青木川首任民团团总,掌握大权,开始了在青木川二十余年的统治,他集善恶一身,绅匪兼顾,原是贫苦农民,因杀民团团长而掌握了当地大权,种植罂粟发家买枪,拥有上千人,数百条枪,成为 陕甘川边界一支强大的地方武装。魏辅堂爱他的家乡青木川,不仅修桥筑路,开办商号,还重视文化,办中学,办剧社,送乡里贫困孩子出去念书,他修的水利工程现在还在使用。

  在当地人眼里,魏辅堂是这样的人:

  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喝茶,却每顿离不开肉,穿衣讲究。

  他生性顽劣,不喜读书,却办私塾,办学,要求适龄孩子必须上学。

  他的根扎在他的故乡青木川,一生很少走出过大山,却很愿意接收外面世界的新鲜事物,在上个世纪40年代就从山外买回电话、留声机、沙发、黄包车。据说他买了汽车拆成部件运进大山深处的青木川,再安装好,有时候在小镇的街上开车兜风。

  他种大烟是为了赚钱,但自己不抽也不准身边人抽。违者要关禁闭或者罚款。

  他不准欺负客民,如本地人打外来人,不管有理无理先要处罚本地人,并派武装护送过路行商;年底时给穷苦而没有依靠的人发钱,让其好好过年。

  他对外面可能是个“祸害”,但对青木川的确是个福音,在他统治青木川20余年的“乱世”时光里,青木川成为陕甘川三省毗邻地区一个相对治安安定,生产发展,贸易繁荣,百姓相对安居乐业的别致闭塞的类似如“桃花源”般那样的一个小镇。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魏福堂非常注重教育,他亲手办起了  辅仁中学,坐落在老街后小山岗上,是一个青砖黛瓦的建筑群,建于上世纪40年代,现为青木川中学。当年的辅仁中学颇具规模,据说可以容纳300多名学生,除本乡本土的大多数学生外,还有来自川、甘附近州县的富家子弟,在当时无论是建筑实力和教学质量都可以和汉中市的中学相匹敌,在青木川出生后来在魏辅堂民团任参谋主任的魏种得这个高材生就是经辅仁中学考入四川大学中文系的。但若干年后,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就被枪毙在这所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辅仁中学草地的边沿上。

  其实魏辅堂原本可以不死的,一解放他就带着他的人和枪向政府缴械投诚了,可他的一个晚辈亲戚是另一伙匪徒的头子,袭击了离青木川20公里的广坪镇,还杀害了20多名解放军工作队员,实属罪大恶极,结果在处决那个罪恶头子的时候连他一起杀了。据说临行刑前那个匪徒头子很想看到自己死后是什么样子,就故意磨磨蹭蹭,一会说鞋子没穿好,一会说绳子没捆好,结果一声枪响,魏辅堂先被打死,脑袋被子弹炸开,脑浆和血流了一地,他的这个晚辈终于看到了死囚被枪毙的样子后,也被一枪撂倒在了魏辅堂的旁边。

  青木川小镇颇似一座世外桃源,老街始建于明正统年间,兴盛 于清道光年间,后经民国翻修重建。街道由吊脚楼、旱船房(船形屋)拥立而成,沿金溪河自下而上蜿蜒沿伸近900米,两边房屋错落有致,攀上青木川的观景台往下俯瞰小镇,形似一条卧龙,依山伴水,木质结构,青瓦屋顶,放眼望去,非常壮观。在古 朴的老街上,既有传统的雕梁画栋,又有风格典雅的西洋建筑,古建筑房屋达260余间。颇具民间工艺的大方格、细花格、雕有花鸟鱼虫各种饰物的门窗,造形生 动,古香古色,是不可再造的历史文化遗产。

  阡陌纵横的田野,色彩绚丽得像一幅油画,我们到时候已是深秋,到处都是种植的蔬菜和水稻,还有各种果树,小镇的农民三三两两悠然自得的在田间劳作,游客眼中,这个安静闲适的小镇,真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青木川以它四季如画的田园风光,古色古香的民居院落,神奇凄婉的传奇人物和故事,以及纯朴的民风和浓郁的风情,像一壶飘香醇厚的老酒那么浓郁。近几年,由于作家叶广芩写的小说《青木川》和一些旅游者在网上发的文章、图片, 使古老神秘的青木川吸引了大批旅游者的关顾。特别是青木川在陕西省的最西部,与四川、甘肃两省交界,是个一脚踏三省的神奇之地,距离九寨沟县城只有227公里,是川、陕到九寨沟旅游的一条非常便捷的线路。

  

  青木川古朴自然,小镇分老街和新街,中间有金溪河穿镇而过,北侧是老街,南侧为新街,中间有“飞凤桥”连接,非常便利。这座桥原叫“风雨桥”,是一座木架瓦顶的廊桥,桥长不过40米,宽不过三米,两边设有长排坐椅,栏杆雕有花饰,盖顶绘有彩绘,与老街浑然一体。当初修桥主要是为了方便上学的学生。老桥因五十多年的风雨吹打,已柱朽木坏,桥面断裂。2001年,当地政府出资在原址仿 原貌重新修建,整座桥均为钢筋混凝土,桥身桥顶有雕花彩绘,色彩亮丽,桥面宽敞,改名为“飞凤桥”,现在已经成为小镇的一个挺不错的旅游景点。离别前的那个晚上,我们就在“飞凤桥”上联欢,吹拉弹唱,又歌又舞,一个个“老夫(妇)聊发少年狂”,引来小镇人们羡慕的眼神,真是快乐之至。我们住在金溪河南畔的,外形颇有古朴建筑风格的“风栖楼”私人旅店,有2人间、3-5人间,电视、洗澡、开水、卫生间都有保证,虽赶不上正规宾馆,也还干净适用,价格也很便宜。窗外就是金溪河,从屋内向往望去,廊桥和老街的风貌尽收眼底,真是养眼的很。信步在老街的石板路上,看着这个静谧的小镇和安适的人们,心情想浮躁都难。细心观察,用心体味,小镇的重点建筑如洋房子、辅友社、烟馆、茶楼、荣昌魁、关帝庙、辅仁剧社等与青木川古镇的牌楼遥相呼应,各具特色。还要特别要说一下的,这个小镇民风淳朴,与游客交往与人为善,大气得体,食、宿价格合理,游客普遍感到满意,使我深深感到青木川这个传奇小镇,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到青木川旅游的确是来有所获,不虚此行。

  还有近年来越来越受人注目的魏氏庄园,这座魏辅堂的豪华住宅,呈“田”字型建筑,把四处呈“口”字型紧紧相连的方形楼院连为一体,据说魏辅堂的四姨太是个留学法国的洋学生,因而主楼为法式建筑,很是壮观,魏氏庄园两座大院都有长达7米的青石铺就的走廊,前廊后厦的格局以及精雕细刻的窗棂门楣,显现出魏府当年的气派,魏辅堂的几处老宅已被列入宁强县古建筑群加以保护。进入魏氏庄园的门票是20元,这是在青木川旅游唯一需要门票的地方,也可以说即使是现在,魏氏庄园也在为青木川古镇的发展做着贡献。

  这就是青木川,一个让游客感到悠闲自得,心旷神怡的百年古镇,过去是“养在深宫无人识”,现在,随着旅游的山水田园化趋势和游客、驴友的逐步“自我”宣传,以及青木川得天独厚的距离全国水景观之冠九寨沟的地理便捷条件,可以预见三到五年后的青木川一定会“火”的一塌糊涂,到那时,当人们趋之若鹜的时候,我会非常自豪地对别人说:这个地方我早就去过了,并且写了文章,抒发了感慨,配发了照片,这也许就是我这个游客能为青木川古镇所做的一点事情吧……

  

上一篇:小村,小村(陈仓中学 张峰青) [2013-11-11]

下一篇:嫂子,你不该这样走(麟游 赵明霞) [2013-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