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观林光古柏记(宝鸡 杨青峰)

编辑:艺龄 来源:杨青峰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前些年,市林业局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们经过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古树名木的普查,令人惊讶的是千年以上的古树名木几乎全市各县区都有,尤以山区比较集中,如风县、麟游的银杏,陈仓区西山、扶风县的侧柏,太白县的药树垭等,都在千年以上,十分珍贵,不仅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而且也有极大的人文价值。

  今年 10月28日,时令已是深秋,我随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采风团来到陈仓区西山坪头镇林光村,亲眼目睹了这里一棵树龄高达1500年的侧柏。侧柏长于林光中学于林光村之间,从林光中学出来老远就看见一棵高大雄伟的侧柏婀娜多姿,硕大的树冠覆云盖月,在这深山旷谷之中是那样的傲岸,那样的从容,仿佛一位慈祥的老人,一位饱经风霜的智者,欢迎我们的到来。

  这棵侧柏高约30米,胸围710厘米,冠幅27米,拔地而起分为五大主杆,紧密连接呈丛生状态,形同五柱巨香祭拜天地,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站在巨大的侧柏树下,顿生敬畏之感,她虽然历经千年,却仍然斑斑驳驳,生意葱茏,没有苍老衰朽之象。尤其已是深秋,草木衰枯,风扫落叶的萧瑟之时,她却依然充满生机,郁郁葱葱,昂扬向上,傲立苍穹,不由人慨叹1500年的路程她是怎样走过来的呢!风雪雨霜,酷暑严寒,雷击电灼,山洪冲刷等等。正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她不断充盈日月之光华,吸纳天地之灵气,练就铮铮铁骨,巍然屹立,成为挺拔高大的树中的伟丈夫、大英雄。

  树木是人类的朋友,与人类相依存,同呼吸共命运。这棵侧柏也不例外,听听发生在她那身边不平凡的故事吧!这个故事与抗金英雄吴玠紧密相连,是说宋金抗衡时期,南宋抗金将领吴玠奉命驻守在关中西部一带,即今天的宝鸡市西南部。一度吴玠的前线指挥部移驻到林光村侧柏附近,原被金军占领的一些地方的老百姓纷纷投奔吴玠一起抗金,收复了大片失地,一时间声势大震。可是,此时朝廷却派秦桧向金兵求和,下令吴玠放弃已经收复的失地,并拱手让给金兵。吴玠及其部下悲愤交集,义愤填膺,但皇命难违。就在双方进行土地交割手续之时,金军使者气焰嚣张,为了耻笑侮辱宋军,将金军的狼头旗挂在侧柏树上。这时吴玠的白龙战马,忽然间仰天长啸,声如响雷,山呼谷应,张开四蹄朝那个挂狼头旗的金兵奔去,将其踢死后风驰电掣般向侧柏冲去,用头将粗壮的柏树撞断,用嘴撕下狼头旗扯碎,最后口中喷血倒地而亡。金兵被这壮烈的场面吓得目瞪口呆,不寒而栗,纷纷抱头鼠窜。吴玠及部下士兵,谁也没有料到白龙马如此通人性、解人意,大家被白龙马的举动感动得流下眼泪,念其忠烈感天动地,在侧柏附近将马掩埋,三军举哀数日。这棵侧柏被白龙马撞断了整个树杆,人们以为她难以再生,可是后来却奇迹般地长出齐丛丛五个树杆来,向四面八方伸展开来,长成今天如此壮观的景象。人们为了怀念白龙马的忠烈,就将这棵侧柏称为“烈马柏”,又称“五柱香”。

  这是一段十分悲壮的故事,虽然带有传说的成分,可民间传说从来都具有“口头文物”的价值,并非空穴来风。当我站在树下回忆这一不同寻常的故事时,仿佛感到侧柏就是那匹白龙马,白龙马就是这棵侧柏,亦树亦马,亦马亦树,顿时在心中涌荡起一股暖流,油然而生敬意,默默志哀。稍顷,抬头举目看去,四周群山起伏,近处溪流潺潺,状若一处天然盆地,众星拱月般将侧柏捧在中心,更使得她威严壮观,突兀繁茂,气势不凡。我用手抚摸着她那粗壮的驱体,挂在树枝上的民间用于崇拜、祭祀、祈祷的一绺一绺的红布条随风飘拂,恍若一团团火光在眼前闪烁,给这寂静的村野平添了神圣的色彩,让人大有一种朝圣之感。蓦然间,我意识到侧柏生长于林光村,绝非偶然,真乃天造地设的林木之光也!

上一篇:伊人廊桥(金台区委宣传部 常红梅) [2013-11-26]

下一篇:房 东 [201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