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美声散文

兴平双塔与兴平人(王枫 朗诵:望平)

编辑:王亚恒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的老家在兴平,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兴平有个双塔,一个南塔,一个北塔。我只见过北塔,因为南塔早就倒掉了,那南北两个塔到底是什么时候建的?是什么来历?南塔又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而倒掉的?我一直搞不太清楚,只是模糊地记得,它们好像是建于唐代。
      从大人到孩子,兴平人都知道双塔,尽管南塔早就倒掉了,可一提起塔,兴平人都会说是双塔。在1993年撤县建市时,还有很多人建议兴平应该叫双塔市,可见,在兴平人的心目中,兴平一直是有两个塔。


     

      前不久和一位老乡回兴平时,远远地从汽车里看见北塔,又不禁说起了双塔。那位老乡说,双塔刚建起时一个叫水塔,一个叫火塔,你猜是哪一个塔倒掉的?对这一典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我在思索两三秒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水塔”。那位老乡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我说,兴平人的性格太火,缺少水的柔性和灵性,从风水来讲,倒掉的肯定是水塔,也就是那个南塔。当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我从网上查了一下,却找不出介绍南塔的资料,只有介绍北塔的。资料说,北塔原为清梵寺内的建筑,建于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为七层八棱砖塔,底部每边长4.35米,高38.6米。塔随寺名,初称清梵寺塔,梵清寺宋代改称保宁寺,塔也就称保宁寺塔。兴平人都说是有南北两个塔,但为什么找不出关于南塔的记载?南塔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而倒掉的?这看来还真成了谜了。
      对于这些谜,我无法去考证,但对于水塔的倒掉和兴平人如火的性格,我却有了更多的兴趣。我一直认为,兴平人的性格不好,太火爆。虽说是疾恶如仇、大忠大孝,但太直率、容易冲动,所以,兴平人在官场上很难有所作为。兴平人的这种性格如果发挥的好了、发挥的地方对了,那就成大事了,比如说出一些名将;反之,就会出问题,比如说出一些罪犯。算一算我所知道的兴平名人,西汉的李广、东汉的马援、三国的马超,甚至国民党的刘玉章,那一个个都像是一模一样的性格,都是大忠大孝却宁折不弯的人。甚至在东汉初期的一个叫董宣的文人,也是抓住光武帝刘秀的过失,宁死也不向刘秀低头,弄得刘秀只好给董宣封了个“强项令”来给自己找台阶下。说起不好的一面,很多人也都知道,兴平的黑社会一直比较盛行,兴平的杀人案多年来一直居高不下,甚至外地的长途汽车一般都不敢在兴平拉人,因为怕抢了兴平本地车的生意。我在兴平县城上学七年,毕业以后在宝鸡呆了十几年,我一直觉得,走在宝鸡的街道上要比走在兴平的街道上安全得多。在宝鸡的街道上,如果你见到两个人在吵架,你去看一看,他们就是吵上半个小时,也不一定能打起来;在兴平的街道上,如果两个人有了磨擦,根本用不着过多的争吵,十分钟后,双方可能已经打完架走人了。当然,我这说的是一个极端,不是说兴平满大街都是打架的而宝鸡就没有,只是说,兴平街道上的“二球”比较多一些。


     

      兴平人的这种性格,火太多而水太少,究其主要原因,当然不是水塔倒掉了而火塔还矗立在那里,那应该是和水土、风俗有关系。兴平人一直喜欢习武,习武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打架(或打仗)时不吃亏,习武的气氛浓厚了,出现像李广、马援、马超那样的猛将也就不奇怪。如果再往前说,兴平人应该是在秦朝以前就比较剽悍,所以,在武力定胜负的春秋战国,以兴平人(那时还包括武功、扶风和乾县)为主的咸阳兵才能横扫六国。兴平人习武的习惯延续了几千年,直到现在,农村的孩子还都爱武术。去年的一次兴平老乡聚会,在饭桌上,有人说起了练武,立刻引来一桌人说自己是怎么练的,自己的师傅是谁,我一听,一桌子人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练过武。我自己没有练过武,但身体很好、脾气很不好,所以,从小到大,我还没有怕过打架,也和别人打过很多架。有一位兴平老乡,他是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有一次在和他闲聊说到兴平人的性格时,他开玩笑说,兴平的辣椒和大蒜很有名,兴平人吃辣椒和大蒜太多了,所以性格也就太辣了。
      火是至阳的东西,它的特性是热、爆、急、紧;水是至阴的东西,它的特性是灵、柔、阴、散。兴平人的性格当中正是阳的一面太多,而阴的一面太少,至阴或至阳都是有缺点的,阴阳相济、阴阳并举才是完整的。兴平人性格当中缺少水的灵性和阴柔,这应该是一种缺陷;兴平境内一马平川,地面上的水只有与户县分界的渭河,从山水风光来说,这也是一种缺陷。我忽然有一个想法,兴平市的领导和企业家应该修建一个公园,在公园里挖一座人工湖,然后在湖的旁边重修南塔,也就是重修那个水塔。那样,兴平人的性格也许就会更好一些。

 

上一篇:大墙内外师生情 [2011-12-20]

下一篇:新疆戈壁之悟 (作者:史钧生 朗诵:杨世… [2012-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