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 > 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西部美文

  •   夏天,乡下老家乡亲们用井水浸西瓜。这是我抹不去的乡愁。   西瓜历来为夏天消暑解渴之物,我最爱井水浸西瓜,觉得那才叫“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   井水浸水瓜,是老家夏天食用西瓜的传统方式。在炎热夏天,家家户户总喜欢挑选几个西瓜,用井水将之浸若干小时,用于招待客人,或…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22 16:12
  •   燕子归来寻旧垒。   燕子恋旧,想必也具有极强的记忆力。离开北方大半年的光景,竟能准确地找到老巢。您瞧吧,不出意外,今年堂前的燕子肯定还是去年的那对“神仙眷侣”。它们和和睦睦,修葺往年的旧窝,若被人为弄坏了,还会重新衔泥筑巢。   “归燕识故巢,旧人看新历”。燕子的恋…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16 15:00
  •   “蚕放三眠大麦熟,含桃烂红豌豆绿”,“含桃”是古时樱桃的别称。暮春时节,正是樱桃、豌豆上市时,红的樱桃、绿的豌豆,都是能入画的。只是如此娇嫩美好的果实,总是稍纵即逝,得天天吃、争分夺秒地吃,不然,等那粉绿微微转黄,那鲜甜的滋味、粉糯的口感,就消失殆尽了。与豌豆一起上市的还有…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15 10:45
  •   苍山,碧水,茶园,白云生处的人家……宛若一幅妙趣横生的水墨画铺陈在天地间,让人心旌荡漾。更重要的是,它还有一个诗意的名字:流水。仅听这名字,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加上后面一个“镇”字,就愈显出几分古朴和高大来。   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古民居,在老街两边一字排开;山坡上,…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15 10:43
  •   童年和少年,我一直住在西安南城墙根下的建国路东十一道巷,出了和平门或建国门,就能瞧见护城河了。   和平门里叫和平路,门外叫雁塔路,与火车站、大差市、大雁塔、含元殿在一条中轴线上,被认为是长安城的一条龙脉。建国门最早叫“小差市防空便门”,位于南城墙永宁门以东,与小差市、尚勤路相连…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10 10:59
  •   在一个黢黑的深夜,在连绵的山岭间,我抬起头,看到一片星空。   一片灿烂的星空。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零零落落独自守在一隅,每一颗星都闪闪发光。无数的星散布着,让夜空变得无比灿烂,生机勃勃。让夜空变得立体而深邃。   一片久违的星空。在记忆里的童年,我对这样的星空非常熟悉,觉得夜空就应该…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10 10:58
  • 锁莓又称泡果,这是金黄色的锁莓,即将成熟。 小时候食物太少,又嘴馋,山上或田间地头的多彩野果就很惹眼。 有的叫得出名字,有的叫不出名字;一开始,也不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于是孩子们互相传递着大人的教诲和自己的经验,把能吃的野果都吃了,不能吃的也尝试一下。在所有野果中,我印象最深、最美味的莫过…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08 16:38
  •   记忆中,每年槐花盛开的时候,州河两岸的坡场、林子,沁人心脾的花香弥漫四野,青白色的花瓣儿雪花般飘落。行走在故乡的小道上,撸一把槐花凑上鼻子,深吸一口,那份陶醉中有太多的回味,或苦难或美好,都是久违了的乡愁。   宫村,秦岭脚下的水畔人家。没有家拥万贯、广厦万间的奢求,从茅庵瓦屋到眼下的&ldqu…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07 16:33
  •   我老家在农村,退休后每年春夏都和老伴在乡下度过。一则夏天农村是避暑“圣地”;二则院内的“弹丸之地”可以栽花种菜,乐在其中。   春季,我们从东邻西舍搜集到瓜种、豆种,这里点两窝,那里埋两棵,再从集上买些菜苗栽上,快乐地经营着。栽上菜苗后,最关心它们能否活过来。太阳晒了,…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6-01 10:15
  •   一   五月,是蔷薇花盛放的时节。   在汉中,蔷薇花一般攀在院墙上,尤其在老巷子里各家各户的门廊前,都可见婷婷袅袅的三五株。因为此花喜干旱,可扦插,易成活,我在家里的二楼阳台上,也种植了一架蔷薇。时下开得正好,嫣红的花瓣染着一点粉嫩,凡是路过楼下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说上几句赞赏的话…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24 09:22
  •   那年,在河西走廊军营的夜里做梦,名目繁多的馍占据了整个晚上——老家陕西的名小吃,似乎每一种都与馍有关系。   名声在外的羊肉泡馍,吃的是香味浓郁的羊肉,煮的是馍,滚汤里冒的也是馍。在老家,最美的吃食一定是羊肉泡馍。羊肉泡馍,汤是招牌肉添光彩,关键在于馍的提携。馍是坨坨馍,半生不熟…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20 10:13
  •   关中道上有一种果子,长到最后也就毛栗子那么大,人们叫它软枣。   其实,软枣不是枣,它的学名为君迁子,又名黑枣,为柿树科、柿属植物;与枣不同科,与柿树才是同科植物,嫁接亲和力强,成活率高,嫁接灯笼柿为佳,产量高、效益好。   儿时的记忆里,软枣总是跟酸枣和野蒿一样,独立于黄土断崖形成的坡…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18 10:04
  •   我被一声鸟鸣从睡梦中唤醒。   睁开眼睛,四周充溢着黢黑的夜色,月光从窗户的罅隙间透进来,被夜色侵蚀得幽幽弱弱。我努力寻找这鸟鸣是从哪里传来,是窗,是门,还是就在这狭室的某一个角落?   我屏住呼吸,绷紧身子,尽量不发出一丝的声响。我的耳朵努力地倾听着。我听到河水在浅吟低唱,我听到花瓣从…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17 14:35
  •   壬寅虎年谷雨刚过,我们一行五人,驾车前往拜访秦岭深处的嘉兴禅寺。孰料现代科技也会出错,导航误把我们引导到了一个荒沟野岔前。我们总结多年自驾游的经验教训,得出了一个结论——处处都是目的地,只要风景独好,不论是何所在。这次,既然导航让我们来到了这里,也就顺天行事,弃车步行了。   我…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12 14:57
  • 王磊/摄 时光无声前行,季节悄然更替。不知不觉间,已然到了夏天。前不久这个世界还是万紫千红齐争艳,如今已是满眼的绿色。夏天的到来,是从大自然底色的变化开始的。当缤纷的色彩变成盈盈的绿色,浅夏便如约而来。 我是从路旁那些杨树的变化发现夏的踪迹的。记得不久前,杨树刚刚长出了一些新叶,显得不再那么清瘦…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07 10:13
  •   最早的戏曲开始于乐舞,这是专家们普遍的观点。   而关于中国乐舞最早的记载是《吕氏春秋》,轩辕黄帝统一华夏后,即“令伶伦作律,听凤凰之鸣,以制十二律”。《左传》《周礼》也有记载:伶伦同时采天空的云彩作为部落图腾的标志,编制成《云门大卷》,发明了图腾崇拜的乐舞。   中国历史上乐…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5-04 16:00
  •   我的晓园亭子边有一棵梧桐树,清明前后便开放紫绛色的喇叭花,宛若一朵朵云霞。一边绽开着,一边纷纷飘落,又在地面上铺了一片彩锦,让人不忍清扫。树杈上有喜鹊筑的老巢,高高地擎在半空,喜鹊成天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叫着,像演奏一支无主题的乐曲。   十多年前修缮屋舍院落时,也是这样的一棵合抱粗的梧桐树…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4-26 14:52
  •   江南春好,花红草绿柳如眉,可这些美,都是靠那连绵的春雨浸润出来的。江南的春雨,不疾不徐,落落停停,细密如丝,缠绵缱绻。这雨丝飘啊飘,把那些树啊、花啊、草啊,都洗得发亮,那绿就像要滴出来似的,真正是青翠欲滴;沾在你头发上、身上,像长了层亮晶晶的白毛。   生活在江南的人们,大半个月甚至一两个…
    来自:西安晚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4-20 15:33
  •   每个繁花似锦的春天,都惊艳得让人感慨万千。难怪林徽因在春的温情里发出“你是爱,是暖,是希望”的感慨。   单位院内的中心花园西北角,有一架二十余米的紫藤长廊,每年三月现蕾,四月盛开,花期一直维持到初夏。起初,花架的两端各种了两棵紫藤;经过二十多年的风霜雨露,如今两棵紫藤缠绕在一起…
    来自:西安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2-04-18 14:07
  •      东风吹起,暖阳和煦,人间春去春又回。   每个欣欣向荣的春天,似乎都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指引着我们向那些美好的事物慢慢靠近。每个热爱生活的你,都要加快追寻的脚步,去做些春天该做的事情,去遇见春天该遇见的风景。   春天,适合播种希望。当萧索的景象已经渐渐远去,就当挥别那些失落和迷茫,&ldq…
    来自:宝鸡作家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22-04-18 09:17

随机文章

共422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尾页 页次:1/22页 20/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