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 > 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西部美文

  •   年,是爆竹声中的一岁除;年,是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旧貌换新颜。   屋,是必须认认真真、彻彻底底打扫的。发,是必须理的,哪怕刚剪过,也得再理一次。澡,是必须洗的,即便澡堂子排起长龙,也要千方百计地“见缝插针”。新衣,也是必须穿的,新衣、新鞋、新袜,浑身上下一崭新。礼,也是必须送的,长…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0-01-22 09:18
  •   小时候,盼望过年,可以穿新衣吃好吃的,连饭桌上也打破了平日食不语的规矩,围着父母叽叽喳喳,即使失手将碗碟打碎,心惊胆战地等大人们训斥,父母也会“一反常规”,摸着你的头宽容地说句“岁岁平安”。   长大后,才越来越体会到过年的意义。中国的老祖先创造了奇迹,千百年来,中华儿…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0-01-22 09:14
  •   肉在锅里   香气覆盖了院子,南山   更多的肉堆在案板上   血水已结冰。猪尿脬在孩子手中   搓和揉,富饶而自豪的时刻   父亲烧完猪头   铧头依然暗红,那颜色   很本质。父亲还嫌不够   他不竭地在屋檐下劳作,将树桩   变成木柴,码在屋檐下   为了储…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0-01-20 09:56
  •   新年的脚步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年的味道也愈加浓烈了。在街边免费为路人书写春联的人挥毫泼墨,纸上顿时粉墨生辉,一副副对联立等可取。人们捧着写好的对联笑逐颜开,就像是得了一件宝贝似的心满意足。   看到此番情景,不禁想起了我小时候过年的情景,那时可跟现在的感觉大不相同。儿时物质生活匮乏,平常的日…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0-01-15 13:37
  •   “热腾腾的油糕,哎嗨哎嗨哟,摆上桌,哎嗨哎嗨哟,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依儿呀那么依儿哟”,曾经熟悉的一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道出了陕西人民好客的热情,随着这民歌飘香的,还有那热腾腾的油糕。   这里说的油糕,是陕北特有的黄软糜子,经过去壳、清洗、浸泡、碾磨、发酵、蒸制、油炸等多…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20-01-06 10:21
  •   最近有机会拜读了一部《秦岭摄影作品集》,这是邵勇老先生倾注六十多年心血集结而成的西府自然景观、人文民俗摄影作品集,摄影艺术造诣深厚,具有长远的历史存留价值。尤其是邵老半个世纪以来那份历久弥新、甘之如饴的执着追求,深深地震撼了我,更激励我执着前行。   《小街初醒》、《太白苍穹》、《陕西民间艺…
    来自:本站原创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30 17:31
  • 冬至回老家已成为我多年的习惯,八十岁的老母亲见我回来又念叨着柿子熟透了,让我将屋后的柿子摘了。而我却不以为意,不是不愿意去摘,是因为现在柿子多得到处都是,不像苹果、梨那样耐放。往年还有来乡下收柿子的客商,可今年却迟迟不见。节俭了一辈子的老人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果子成熟了就要摘,这是天经地义…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19-12-30 13:58
  •   在八百里秦川西垂的陈仓大地上,“党阁老后人卖院”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我就是在长辈们“莫做党阁老后人”的警示教育声中长大的。每当我从渭河“蟠龙大桥”上穿过,遥望那形如盘龙昂首傲视陈仓的蟠龙高塬上那座凌空凸出的山峰时,心中就会油然滋生出对养育出一位“大…
    来自:宝鸡电台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19-12-23 09:27
  •     周五晚上,父亲打来电话说,周六他和母亲要来给我送些家里种的菜,顺便去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看看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   我说,人来就行了,菜就不要拿了,这么远,天又这么冷,坐班车也不方便。   哪知第二天,父母亲给我拿了一大堆东西,两个大南瓜,一大捆青菜,一大捆蒜苗,还有其它一些…
    来自:宝鸡电台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19-12-23 09:14
  •   我从小就爱读书,尤其是“小人书”,别人三天背不过的课文,我用一堂课就背得滚瓜烂熟了。四年级的时候,我就能把48册《三国演义》连环画的目录一气背下来,还能对着画册,把那些骑马舞刀弄枪的武将栩栩如生地画在图画本上。于是我的才能稍稍得到了父亲的赏识。只是每当母亲在邻居面前夸我时,父亲就冷冷地…
    来自:宝鸡日报 编辑:张艺龄 日期:2019-12-19 13:58
  •   精彩,是一个光亮的词汇;精彩,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每个人都希望精彩。不过,真正达到精彩的只是那些不畏艰险奋力拼搏的人。   简单地说,精彩就是优美和出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和工作领域,只要付出心血和努力,都可以在自己从事的工作领域里精彩一回。演员可以奉献给观众精彩节…
    来自:古榕树下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19 10:15
  • 2019年11月5日,第二届中国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如期开幕。为了给进博会开幕式让路,以保证其顺利进行,上海市安排了一个三天的小长假。正是这个小长假,促成了我家一件喜事的降临——一对斑鸠在我家安了窝。 11月初, 北方已经寒风凛冽,人们最盼望的就是早点儿供暖。而在上海,这是一年中真正的黄金季节。我们抓…
    来自:本站原创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16 09:18
  • 人的生命里有一种能量,它使你不安宁。说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总之它不可能停下来,它需要一个表达形式。这个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爱情;可能是搬一块石头,也可能是写一首诗。只要这个形式和生命力里的这个能量吻合了,就有了一个完美的过程。 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那条路永远会清楚无…
    来自:海崖文学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12 17:38
  • 入秋后,虽已是末伏,但连续几天的烈日高温,感觉被扣在蒸笼似的,那令人窒息的溽暑闷热,让万物足足领教了秋老虎的威力。好在天知人意,一场降雨,顿时扑灭了“火焰山”,在和畅舒爽的秋风吹拂下,在叶子的翩翩飞舞中,秋天来了。 周末的早晨,吃罢早餐,散步归来,坐在书桌前,凭窗看着院子里停放得满满当当…
    来自:千山燕语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09 16:07
  • 随着方便,快捷,干净卫生的天燃气输送千家万户,人们做饭早已不用风箱鼓风吹火了,但它却一直存在我的记忆深处。 估计现在的孩子未必见过它的长相吧。它是有一个木质的长方形木箱和一个推拉木质手柄,和活动木箱组成的。用手拉动木箱空气,通过进口儿进入橐,压缩木箱箱内的空气,通过排气口儿进入到输风管,最后再进入…
    来自:千阳微生活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02 10:58
  • 我终于讨得些许的清静,以了却我早就有的一个夙愿——倾吐我和家人对大哥大嫂的感恩之情。 我的家乡原本在商州,在我的记忆中,我家是一个比较清贫的人家:父亲是乡村教师,工资一直很低,尽管全家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艰难度日,父母仍希望我们兄弟姐妹六人上学读书,长大后能有所作为。可是,不幸却接踵而来:…
    来自:纪实凤县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2-02 10:40
  •   过了霜降的月清冷,原来伴唱的歌手远走他乡,不见了燕子,爱吃苹果的灰色长嘴鸟已不再成群结队,零星的几只在柿树上哄抢。打算坚守的已在土里蜇伏潜藏。静而寂寞成了风景,而侠在不安的夜里,反来复去地睡不着,再次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月下的一切:簇拥怒放的菊花;落光了叶子的紫薇;和从红玉兰簌簌掉落的黄叶&…
    来自:扶风百姓网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1-25 11:13
  •   山脚下,任性的河水常年累月在河滩上摆动,那些碍事的石头、沙子通通被推送到一旁,冲出一条弯弯曲曲的水路。不知是河床越来越宽,还是河水真的变小了,远望,那真是蜿蜒在沙滩上一条流动的曲线。   河堤远远地守护着这条不守规矩的河,默许着它的雄壮与弱小,清澈或混浊。或许是依了这条小河,或许是偏居县城的一…
    来自:宝鸡作家文学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1-25 11:03
  •   编辑荐:愿你也能做自己的太阳,与山川湖海为伴,自信奋进并保持善良。临事三思终有益,让人一步不为愚,心如果够大,世界就任凭是你。   修,一份云水禅心,过,一种日子简约,深藏拂与笑,不烦世事。满心皆喜,感恩,知足。平淡,撷美。   就这样一直赤诚以待,诗茶恬谧,念一份随意的心有灵犀,握一缕随心…
    来自:散文集网站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1-15 09:07
  •   有人说:干新闻这一行的人,像朵飘忽不定的云。这话不无道理。前几天,我还行走在宝鸡行政中心广场上班的路上,隔日,一列高铁4个小时,把我忽而间让我驻足于千里之外的河南省新乡辉县市占城镇南小营村,让我得有时间撰写《柳青》这篇纪实散文。   一   当太阳刚刚睁开它睡了一夜的大眼,慢腾腾爬上树梢的时候…
    来自:本站原创 编辑:王亚恒 日期:2019-11-12 08:46

随机文章

共1420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尾页 页次:1/71页 20/页 转到第